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黄河专题?>?视频 动漫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名家讲堂|曹锐:反邪教,文艺工作者不能缺席
编辑:胡耀宇    2018-05-24 10:03:49    来源:凯风

曹锐国家一级编剧、甘肃省政协委员、甘肃省文联副主席曹锐接受专访,畅谈文艺工作者如何发挥自身优势,介入反邪教题材创作,以及文艺工作者的“在场主义”和“文化自信”。

问:您好曹老师,首先感谢您能够接受我们的采访。您创作了很多甘肃题材的舞台剧和电视剧作品,应该说,为推动文化事业大繁荣、以及为地方经济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以《苦乐村官》为例,这部剧应该说通过陇剧、电视剧、秦腔的形式上演,那么首先请您谈一谈对于该部剧创作的初衷。

曹锐:其实创作的初衷对我而言更多的是一种情怀,那么为什么说情怀了,我的经历决定了这种情怀,我在上个世纪90年代曾经当过一年的扶贫队员,后来在2000年以后,我又在一个贫困县当过两年的挂职副县长,至今我兼任了贫困村的名誉村主任,那么这些经历,和我见证了农村在这20多年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么我想通过一个文艺作品,把甘肃农村发生的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更多的人了解,通过党的这样一种扶贫政策和国家力量,使我们甘肃的农村发生了怎么样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时我想让更多的人了解甘肃农民的这样一种面孔,他们不再是那种落后愚昧的这种一种形象,而是进取的、阳光的、励志的,这就是我的目的、这也是我的情怀。《苦乐村官》算是我酝酿已久的一个作品,最早是一部陇剧。后来,贯彻国家精准扶贫会议精神,我们将它改编成电视连续剧,陕西省秦腔艺术研究院又将《苦乐村官》改编为大型秦剧《村官》上演。其实,一部作品几经改编,通过不同的艺术手段呈现出来,也是文艺创作中的常有现象。不同的艺术呈现手段,会有各自的特点和方式,有自身的规律和联系。但无论何种表现形式,同一题材的作品,所反映的故事内核和价值趋向是相同的。

《苦乐村官》以革命老区哈达铺为背景,通过村主任万喜“借鸡下蛋”,带领乡亲们养羊脱贫致富的一连串喜剧情节,表现了当代农民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转变等靠要依赖思想,勤劳致富奔小康的时代风貌。能为农村扶贫建设做出自己的贡献是我的荣幸;能为传播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添砖加瓦,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契机。

问:那么近年来,应该说由舞剧、话剧、地方剧融为一体的舞台剧颇受广泛电视观众的喜爱,应该说很多专家将这一现象称之为“中国文艺复兴”。那么就话剧而论,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曹锐:话剧它是一个外来品,但是进入中国以后,我们在不断的这么多年的融合,和中国文化的融合,它发生了一种新的走向和定位,那么它在话剧的进程当中,虽然我是主要做戏曲这方面的,但是我对话剧呢,因为我是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的,我曾今的启蒙的作品就是话剧,那么我对话剧有一种独特的情感,所以我非常关注中国话剧的发展史,近些年我们的话剧在舞台上,他的各种各样的样式,他借鉴了国外的一种非常前卫的一种结构意识。同时他也把最好的电视剧或者是影视改编成了话剧,在舞台上呈现受到了很多的观众的喜欢,比如说,最近由咱们省政法委和甘肃省话剧院联合出品的《魂归何处》,他一最现代最新锐的手法,把这样一个非常特殊的题材,使得迎来了很多的受众,我觉得他在话剧的载体和样式上做出了一种突破性的尝试,这也是我觉得这次让我得到的最大的一个学习和欣慰。舞台剧的表现形式和门类很广泛,话剧是其中一种。舞台剧在经过繁荣发展、渐归沉寂后,进入新时代,确实呈现出一种“复兴”和“振兴”的现象。当然,这也是相对某些地方、某种剧种而言,优秀的文艺作品一定会有市场。

话剧是一个“舶来品”,也是一门综合性艺术,融入中国后加入中国元素、呈现中国表达,近年来因为表现形式和题材创新的不断变化,使之这一艺术形式发展较快。不仅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影视作品被改编为话剧,一些以前的话剧也在不断被重新编排。在题材创新方面,话剧也进行了许多整合和创新。这次我在兰州观看的原创话剧《魂归何处》,就是甘肃省把反邪教宣传与舞台艺术相融合的一次大胆尝试。

问:您常说,“要做有担当的文化人”。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文化自信”的问题,您认为什么叫“担当”和“自信”?

曹锐:我认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党的十九大报告对文化的重要性认识是前所未有的,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科学定位是前所未有的,为文化艺术工作者指出的方向、提出的任务是前所未有的。

那么对一个常年,我已经从事文化创作工作31年了,我觉得我们迎来了最美好的时代,所以在这些年的创作过程中,我也常常的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一个地方,如果经济强盛,文化薄弱,就像一个巨人一条腿长一条腿短,必定不能快速奔跑。如何让一个地方的城市灵动起来,提升靠的不是别的,而是文化。对我来说,戏剧文化的艺术作品,如果在一个城市里头能够强大起来、强盛起来,使得他与经济能够并行,这才是真真的一个成功,加入我们的经济搞得再好,如果我们的文化要上不去,我觉得它是有缺陷的它的精神就会坍塌。

问:那么目前在艺术题材创新方面,您认为目前中国的文艺作品有哪些特点和不足?结合反邪教工作,文艺工作者在今后如何涉足和介入反邪教宣传,创作一批脍炙人口的作品? 

曹锐:我觉得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但是做为我呢,只能做一个浅表的表达。我觉得“展现文化自信,讲好中国故事”这是大的方向。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作品、文艺形式,这是不管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文化发展的特色。要说不足,可能面临的共同问题是,中国的文化传统与现代世界接轨,对自己文化更新转化、对外来文化吸收消化的能力。我们如何在这里刨除一些粗劣的东西,对祖先留下的精髓的东西进行传承发展并发扬光大,这是我们的最大的一个症结和一个牵脉的东西。所以,在任何时候外来的文化如何的先进,但是在这个同时,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前行这个脚步从来不能让步。这也是我们中国文化的底线。

问:那么也就是说,结合反邪教工作是否您也认同为反邪工作的教宣传文艺工作者不能缺席?要有在场注意精神?

曹锐:只要是你生长在中国,在中国作为中国的文化人,在任何一个事件任何一个题材,任何一件牵扯到中国命运的事件时你都不能缺席,因为这是你最起码的一个德行和底线。作为文艺工作者在反邪教这一块你更不能缺席。为什么呢?邪教给人们带来的是什么,我想通过这次的《魂归何处》让我在剧场所受的那种震撼使我至今心里有一份颤畏,那么我们国家问什么要下大力气对反邪教这项工作,这是我们建在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着力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践行中国梦和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等等中最大的绊脚石,如果我们对反邪教这项工作不进行强化,不对邪教进行清除,它在中国文化向前迈进的脚步中,对人的精神世界和灵魂造成非常大的伤害,或者是一种变异,或者是一种扭曲的人生,悲惨的人生,是一个更残酷的人生,因为你着迷于邪教的时候,人最金贵的来世一趟,你除了你的灵魂你的生命,而邪教将要把我们这两点最为金贵的东西都要夺掉的话,那这个社会我们要怎样的生存,面临怎么样的进程,这是最重要的一个着脚点,所以我们在这次反邪教的题材上,我作为一个文化人,无论怎样我都不能成为一个旁观者,我应该是一个主题者。

问:您认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一个方面就是实施“文化反邪工程”,换句话说反邪教工作也就是在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吗?

一定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现在不去占领这个平台,占领这个市场,另外一种他就会上来他就会犯难,比如说在美国他们搞得一个叫《神韵》的晚会,借助传统文化之名,打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幌子,宣传邪教的比如说法能功知识,对中国文化和中国形象是一个极大的破坏损伤,对中国民族自尊心和中国人的心灵造成极大的伤害,做为我们文艺工作者,是不能接受和容忍的,我们应该做最强烈的反击,这是一场战争,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精神战争。

曹锐:实施“文化反邪工程”是反邪教工作警示教育的一部分,通过图书、影视、舞台剧,结合其它表现形式和表达方式,它应该成为一个综合体系,引导人们健康生活、幸福生活,身心愉悦、精神富足,而不是少部分人沉迷于邪教组织编造的歪理邪说和谎言当中。比如说有些人得了病了,我就可以通过什么教就可以法功可以把病,这完全是不科学的这是伪科学的,所以在这个角度了政府应当下大力气重视,当然现在我们已经非常的重视了,那么在“文化反邪工程”建设当中,做为文艺工作者首先应该积极参与其中,不是说你写了一部作品你就参与其中了,更多的我觉得在精神层面上和在平时的宣传当中要有自觉的意识和自觉地担当,不断地把这种宣传带到任何一个地方,使得他生根发芽,所以了在这当中我们要发挥作用和力量。一定是当先的,就是你自我的这种担当意识一定要强到一个极致。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当代中国精神的集中体现,是凝聚中国力量的思想道德基础。文化的影响力首先是价值观念的影响力。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掌握价值观念领域的主动权、主导权、话语权,要求我们必须把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凝魂聚气、强基固本的基础工程,作为一项根本任务,切实抓紧抓好,以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供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和道德滋养。从文化角度讲,反邪教工作就是在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问:也就是说反邪教工作需要我们文艺工作者的战场主义,做为文艺工作者不能缺席对吗? 

曹锐:是的,文艺工作者不能缺席,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着力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践行中国梦,实施中国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等等,就是要坚持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对于文艺工作者来说,坚信党的领导,坚持文艺方针,坚定意识形态十分重要。这个事情是代表着你做为一个文艺工作者的底线和他确实要把控的一个要脉, 什么线都可以破唯独这个线是不能破的。据我了解,邪教组织近年来也抛出了一些所谓的“文艺作品”,比如邪教“法轮功”在国外组织起来的“神韵艺术团”,打着“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幌子在世界各地大搞所谓的“神韵晚会”演出,借传统文化之名,行宣传邪教“法轮功”之实。对中国文化、中国形象是一种极大的破坏,对中国的民族自尊心和中国人的心灵造成极大伤害,文艺工作者也是不能接受和容忍的。所以这块舞台,我们一定要用另外一种力量去压掉它占领它,如果我们不去坚持的夯实的去做这份工作,那么就会形成文化的一种导向和引领。

曹锐:我看了不少这方面的题材,身旁的朋友、同行也有许多优秀的人才参与创作,确实打造出了不少好的作品。比如甘肃,近年来大胆尝试动漫剧、微电影、沙画视频等新形式,反邪教宣传教育的普及面、受众面、覆盖面不断拓宽。这也为文艺工作者提供了新的视角和新的契机。我在许多地方行走,也接触了一些这方面的题材,正在酝酿、构思当中。

问:站在文艺工作者的角度,您对反邪教工作还有哪些建议或意见?

曹锐:生活中看到、听到有不少人因轻信治病健体等谎言,误入邪教组织无法自拔,并诱骗家人、同事、朋友加入,最后在事实和真相面前幡然醒悟、回归社会的真实案例。这对文艺工作者来说,有些是很好的创作素材,可以进一步挖掘和处理,打造成文艺力作。当然,文艺工作者还可以利用自身优势,帮助做好邪教受害者的教育转化工作。对于反邪教工作来说,这也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和义务。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nb88新博娱乐首页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